冰糖X2

杂食,拆逆不忌,懒。

 

【笛花】夜阑听雪

 是一篇肉。
割腿肉喂岁岁  ,文笔不好,凑合吃吃。背景大概是他俩买了个岛,隐居,过清静日子去啦。关于闺女,是故人所托,和他俩没啥血缘关系,以后可能会写ヾ(❀╹◡╹)ノ~ 
走微博链接


  22 5

【祝白】夏日访友搭配战

今天520,前几天码了个小萌文,名字叫《夏日访友搭配战》。正好今天放出来,祝大家520过的开心。顺便再给祝哥打个call,明天的投票,拜托各位小可爱了♬︎*(๑ºั╰︎╯︎ºั๑)♡︎,多多支持祝羽弦,谢谢么么哒。

糁径杨花铺白毡,点溪荷叶叠青钱。
弄梅小筑的梅花已尽数落了,不知不觉,竟已入了夏。
梅花树枝上只剩下繁茂的绿叶,靠近街道的枝头上停了一排圆滚滚的鸟。
鸟鸣清脆悦耳,白永羲穿着便服,盯着那排鸟儿不禁出了会儿神。
【那件礼服的头饰可以加一点羽毛的装饰,腰带的配色可以改一改……】
白永羲看着那鸟,脑中想着最近给锦锦设计的生辰礼物。耳边略显杂乱的鸟鸣声好像突然变了调子,白永羲皱...

  41 10

【笛李】少年听雨歌楼上(1)

笛飞声X李相夷。OOC可能,与原作某些地方冲突可能,标题如内容没关系也有可能。更新慢,祝看文愉快,(づ ̄3 ̄)づ╭❤~


那一年江湖安定,世上还没有金鸳盟,也没有四顾门。

彼时的李相夷也不过是个十六岁出头的少年人,个子不算太高,比之后来名满江湖时的冷傲俊美,此时他的脸上还带着尚未褪去的稚嫩青涩,长眉入鬓,目若灿星,白衣束带,年少风流。

他眉头微蹙,怀中抱着一把灰黑色的长剑,坐在醉仙楼的屋顶上。

这天有无数的姑娘路过这醉仙楼的门口,只为抬头看上那么一眼。若这少年冲她们笑上一笑,便能使这些姑娘将整颗心都扑在他身上。

可李相夷撑着脸,只是一味的往天边儿上望。

他在等一封信。...

  11 5

【祝白】鲜花与歌

鲜花与歌

by冰糖

这周的作业,主题是花,这是我写的最校园小清新的一篇了,_(:з」∠)_,不过写出来总觉得没有脑补中的氛围好,还是笔力不足sad

~~~~~~~~~~~~~~~~~~~~

白永羲正在晨跑。

他是个大学生,今年大三,摄影爱好者。

此时冬天已经过去,道路两边的树枝上已经长出了新叶,可即便如此,清晨的冷风还是渐渐侵入运动外套那不算轻薄的布料,让皮肤都沾上了一丝寒意。

白永羲把外套的拉链往上拉了拉,顺便整理了一下略显凌乱的耳机线,又将耳机往耳朵里面塞了塞。

耳机里一刻不停的放着歌。白锦锦按照他的喜好帮他整理了一个歌单。白永羲按照按照歌单里的名字一首一首的下好,放到手机...

  33 4

上周的群内作业,主题锦雀,lof留个档。


白永羲是个总裁,就是小说里写的那种英俊潇洒,帅气多金的总裁。

不过他没有那种爱的死去活来智商下降的女主角,也没有什么亲戚兄弟丧心病狂的和他抢家产,总之是一个非常正常且安逸的总裁。

白总裁下了班,开着他的玛莎拉蒂从公司回来。脱下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装,换上宽松的家居服。

叮咚——

白永羲走到客厅打开了门,是一个穿着蓝色外套的小哥,“您好,请问您是……”小哥低头看了一眼,“您是白先生吗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这是您订的餐,祝您用餐愉快。”

白永羲身为一个总裁,单身,一个人住,且不会做饭。一般的时候在公司食堂吃饭,不一般的时候就点份外卖,有饭有菜还...

  25 5

【笛花】残局

李莲花死了。

他作为李相夷死了两次。

第一次在东海之滨,身中剧毒,与笛飞声一战之后落海而亡。

第二次在他乘着渔船,从长江飘到东海里,旧伤复发,渔舟倾覆而亡。

而第三次,他不再是李相夷,而是作为疯疯傻傻的李莲花而死,这次是真的死了。

居然还是在东海附近。他早上醒来,吐了几口血,拿桌上的茶水漱了漱口,对着床上的有钱人打了个招呼。

给院子里的鸡喂了食,给地里的菜浇了水,然后坐在竹藤的躺椅上,和有钱人下棋说话晒太阳,晒着晒着就睡着了,睡着睡着就死了。

最后的日子他似是过的浑浑噩噩,看起来竟比清醒的时候要开心的多。

他死的时候方多病在帝京,施文绝在赶考,肖紫衿和乔婉娩在扁舟小青峰,每个人...

  19 10

【祝白】吾情(白情贺文)

接云京旧事的番外篇,没啥内容,就是发个狗粮,耍个流氓。祝大家节日快乐(づ ̄3 ̄)づ╭❤~

惊蛰刚过,未至春分。

在南境的时候还不觉得,可到了云京,便能清晰地体会到又一个春阳翩然而至。一冬的积雪化作流水潺潺,滋润了土地下蛰伏了许久的绿意。

祝羽弦斜倚在碧天升云阁二楼的栏杆旁,一手支在围栏上撑着下巴,另一手捏着茶盖百无聊赖的轻拨着茶水上的浮沫。

碧天升云阁外便是弄梅小筑,此时正是初春,寒气未去,其他的花还没开,可独独梅花开的正好。

围栏下有一棵梅树,像是种了好些年,生得分外的高。枝杈又多又密,有几枝甚至伸进了碧天升云阁的围栏。

祝羽弦放下手中的茶盖,伸手碰了碰柔嫩的花瓣。

围栏左侧便...

  51 4

【祝白】云京旧事(下下)

这篇就写到这里,以后的故事就由他们自己去讲啦O(∩_∩)O~~,推一首琴箫合奏,这个真的很好听http://www.tudou.com/programs/view/-UDLj4cW7g8/?bid=03&pid=24&resourceId=0_03_05_24


碧天升云阁共有三层,飞檐画角,极近中正。门前的廊柱上雕着二龙戏珠,每一丝毛发与鳞片都清晰可见,当的起赞一句巧夺天工。

抬头一望,一块玉石的镶金牌匾映入眼帘,字迹苍劲有力,笔锋凌厉如刀。

“骑龙上碧天,升云出鼎湖。不愧是白家的产业。”祝羽弦仰起头,“若我所料不错,这匾上的字,是羲王亲笔所书的吧。”

“学艺不...

  45 3

【祝白】云京旧事(下上)

三章没写完,只能把下再分章_(´ཀ`」 ∠)__

一封无名的书信从南边来,南境的驿差骑了脚程最快的骏马,将那封信和一只红棕色的雕花木匣送至云京,驿官见怪不怪,确认了信上画着的碧玉箫,便命人骑着快马,送到羲王府上去。
只消片刻,信和木匣便被送到了白永羲的手中。
他伸手拂去上面刚刚沾上的新雪,拆开了信封。寥寥数笔,皆是日常琐事。
放下信笺,白永羲掀开了一旁的棕色木匣,里面只有一枝纯白色的山茶花。那山茶看起来像是刚刚从花枝上剪下的一样,白色的花瓣层层叠叠,上面好似还沾着剔透的晨露。
木匣的盖子里面还放了另一张信笺,祝羽弦的笔迹清俊颀长,上书:南境的茶花已尽数开了,今年开的比往年都要好,便想着...

  41 6

【祝白】云京旧事 中

久等了,第二章。

一辆马车从云京城外飞驰而入,车幔边沿挂着的朱红色璎珞穗子被风吹得四下摆动,车身上铺了厚厚的毡子,看上去极为暖和,车轸上是用金银丝镶嵌而成的朱雀纹,华丽精致,翩然欲飞,正是南境祝家的家纹。

那马车进了城,坐在车舆外的车夫一抖缰绳,刚刚还撒腿狂奔的马儿打了个响鼻,立刻慢了下来,马蹄踏在云京的石板路上,发出哒哒的响声,颇有些闲庭信步的意境。

车窗上厚重的帘子被掀开了一个小缝,露出了一双琥珀似的眼睛。

那明显是一双属于孩童的眼睛,大而有神,骨碌碌地转个不停,像是对什么都好奇的很。可凛冬的风裹着些轻雪从那小小的窗缝里吹进去,使得里面那位年轻的客人不得不放下了帘子。

吱呀吱呀的...

  28 14

© 冰糖X2 | Powered by LOFTER